軍鴿上戰場(14)

        德國人在逃跑,但是沒有投降,而且在頑強地抵抗。大地隨著雷鳴般的炮火聲在震動。天空似乎要被噴火式戰斗機射穿,炮火阻擋著盟軍的前進,德軍在撤退時遇到了爆炸。一條狹窄的、蜿蜒的道路縱橫交錯地穿過通往博洛尼亞的山谷的中間——死亡峽谷,里面有著大量的武器儲備。德軍撤退進入峽谷時仍在開火。盟軍帶著野戰炮和坦克推進,噴火式戰斗機低空飛行,掃射德軍。其中六架接近我們的移動鴿舍,距離地面只有500英尺。有四架在距離峽谷入口一英里的地方被德軍擊落。的確非常緊迫。當它們撞到峽谷地面時徹底摧毀。

        我們的2號移動鴿舍遭受了正面攻擊。也許是得到了神的相助,奇跡發生了。射彈直接穿過,但是沒有爆炸。我們從未猜過為什么。但是,如果它爆炸了,這個故事也就不存在了。一個鴿人急忙跑進一間遭到轟炸的小屋子,躲進壁爐里,拒絕出來。他做這一切顯然是處于一種驚慌失措的狀態之中。醫生照顧他,剩下的人繼續出發前往博洛尼亞。

        施放散彈宣布了奪取博洛尼亞以及隨后波河峽谷的勝利?,F在我們正在追擊敵人,從平原到阿爾卑斯山脈北部。顧名思義,追擊戰是艱苦和危險的。但是我們勝利了。數以千計的盟軍沒有白白犧牲。他們將德軍徹底消滅。

        當福雷斯特少尉駕駛的吉普車停下的時候,早上的陰影仍舊跟著我們。他帶來了家信還有給我的回到佛羅倫薩的命令,最近我要在那里建立兩座新的移動鴿舍,為此上級還給我配備了兩個新手。福雷斯特少尉很年輕,最近剛從學院畢業,他是個很有魅力的軍官。我和他一起回到我們位于佛羅倫薩的指揮部,在那里遇到了士兵艾迪和喬,喬的身材不高,很容易相處而且外表很吸引人,這使他很受意大利年輕姑娘們的歡迎。

 

        我帶著10羽最好的鴿子和我一起完成新任務。我的任務是在托斯卡納省的馬薩-卡拉拉海岸建立移動鴿舍。當我們進入那個鎮子時,我發現它幾乎被完全破壞了。一定是發生了激烈的戰斗,炮火沒有放過它。它被遺棄了,居民們都走了。我們駐扎在鎮子中心位置的一個空置的大理石工廠里,鎮子很小,只有兩條主要街道。它被高大的石灰巖山包圍著,周圍遍布著一些采石場,這是世界上最好的大理石中心。

        我很不容易。德軍從附近的山頂攻擊我們。我告訴艾迪和喬要把洞挖得深一些。他們挖了一個三人的掩體,盡頭是一個水泥排水溝。幸運的是掩體在夜晚到來前挖好了。很快,艾迪和喬作為新兵的生活開始了。德軍的炮轟開始了。在我們頭上呼嘯而過的射彈擊中距離英軍第8軍坦克部隊只有一英里的目標。一些炮彈如此近以至于艾迪和喬受到了很大的震動。那個夜晚我們睡在工廠的辦公室,但是我們吹滅蠟燭沒多久那個地方就被一群老鼠占領了。伴隨著饑餓的老鼠的亂跑,我們睡覺成了問題,一只老鼠在喬的臉上亂咬。所以我們只好搬到街對面一座被炸毀的房子里。

        我們正要上床睡覺時,第442美軍步兵旅從前線下來進入小鎮,他們被尊稱為“佛頭”。盡管是一支杰出的部隊,但是他們整晚制造了足夠將死人喚醒的噪聲。

         艾迪和喬將鴿子們妥善地安置在新地點。他們倆都來自紐約市。我們的鴿子如今被該地區的英美情報部門使用。一個寒冷的下午,一位英軍少校來到我們鴿舍,要求我們提供一羽最值得信賴的鴿子去執行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他問我們,鴿子是否可以兩天不吃不喝。他要將鴿子綁在間諜的身上。我們正好有這樣的鴿子。執行這項關鍵任務的鴿子叫做“雨人”。

        這羽雨點雄鴿,環號S.C.54USA7563,出生于比塞大育種基地。它在幼鴿時被挑選到我的移動鴿舍。它傳遞了52份情報,告知敵軍指揮部的位置和轉移情況。它在霧天、雨天和大雪紛飛的Futa關口出色地完成了任務,而且在卡西諾前線也很活躍。由于狀態穩定,它總是被挑選去執行艱苦的任務。它體型大,身體強壯,羽色漂亮,有著明亮的紅眼睛,它是不折不扣的冠軍。

        1944年12月,它帶著最后一份情報離開了我們位于馬薩-卡拉拉的鴿舍。它被放在一個鴿子專用的吊帶里,隨著一名間諜穿越山區進入敵占區。被捆綁在間諜身上兩天,它以優雅忍受著粗暴的待遇。我和喬輪流等待著它的歸來?!坝耆恕痹诘谒奶臁白病鄙狭锁澤?。它已無法行走,拍打著翅膀試圖進入跳籠。我跑過去把它撿起來——一大塊干了的血塊。它失去了一條腿。但是仍完成了任務!一個更大的驚喜:僅存的一條腿帶回了完整無缺的情報!

        無論做什么都無法挽回“雨人”的性命,我們盡了全力,感到無盡的悲傷。我安慰自己,讓自己相信它是以士兵的方式獻出了自己的生命。我們懷著崇敬的心情將它埋在一棵杉樹下。后來,我了解到“雨人”帶回的情報和地圖詳細描述了德軍火力點的位置。感謝我們的鴿子烈士,那些火力點將永遠保持沉默。由于這個原因,這羽勇敢的鴿子永遠銘刻在我的記憶里。

        兩周之后我們從馬薩-卡拉拉轉移到一個漂亮的海邊小城斯塔西亞。海邊的日子很愜意,但是我們要時刻保持警惕,因為德軍在離開前對當地進行了破壞。我的沖鋒槍使我能打通一條大約100碼長的、通往海邊的小路。我們往返海邊走在那條路上是安全的。海水很涼,但是我們很喜歡。

 

        我們在晚上打牌。莎莉仍舊忙于勸說我們,告知我們每天都在失去戰爭。在她甜美的播音間隙也會播放莉莉.瑪蓮的歌曲。

        我們發現鴿子在我們集合時的另一個用途。我們將它們交給對盟軍友好的意大利當地人。他們輪流提供關于敵軍的陣地位置和部隊轉移的情報——通過鴿子的翅膀。這使得盟軍可以調整行動,將炮火瞄準既定目標實行有效地轟炸。我們的鴿舍中有一羽我非常喜歡的鴿子。它是純白色的,有一些黑色斑紋。我叫它“鷹的誘餌”。為什么?因為很多鴿友認為白色的鴿子很容易被發現,而且當老鷹對鴿群發起突然襲擊時會被當做目標。它很強壯,如果再小一點兒就像廓爾喀族人。它在移動鴿舍里有一個特殊的棲架。其他鴿子即便有上帝相助也無法占領它!

        它出生于突尼斯的比塞大育種基地,身體強壯,頭腦聰明,環號為S.C.43USA7746。“鷹的誘餌”救了一支9人巡邏隊,當時它剛從我們位于斯塔西亞的移動鴿舍起飛不久就遇到了巡邏隊闖入了敵軍的前哨,雙方交火。美軍士兵受傷了而且被敵人壓制住。德軍就要把美軍打垮消滅了。“鷹的誘餌”是美軍能利用的唯一通訊方式。因此,它帶著一條寫著 “壓制。受傷,需要醫療幫助”的情報起飛,另附一張地圖,標注著德軍前哨的位置?!苞椀恼T餌”在38分鐘內飛行了30英里。然后一架飛機被派來消滅德軍。后來,負責那支巡邏隊的軍士長參觀了我們的鴿舍,帶著勝利和安慰的感情說,“如果沒有這羽鴿子,我們也就不會活著?!薄苞椀恼T餌”的父親是值得驕傲的“猴臉”,它由士兵艾迪和軍士長海斯負責。

        另一羽鴿子“波士頓小姐”在亞得里亞海附近的費拉拉同時書寫了一個類似的傳奇。一支巡邏隊誤入敵軍的兵站。交火導致雙方的傷亡。美國巡邏隊只有“波士頓小姐”這個唯一的通訊方式。它帶著情報在25分鐘內尋求支援和急救。一羽英勇的雌鴿再次解救了我們的部隊。巡邏隊得到了及時的救援。

        但是,值得贊美的是鴿子們在戰爭條件下的勇氣,所有的贊美和感激都是應得的。還有其他一些鴿子以它們自己的方式獲得了難忘的經歷。我回憶起一天早上布朗森開著他的布朗克斯快遞車來了。他為我們的移動鴿舍帶來了16羽雛鴿。當我們從板條箱中取出它們并逐一檢查時遇到了一件令人吃驚的事:一羽小灰雌鴿的眼睛腫脹得厲害。它是感染了單眼傷風。因為很難治愈,我告訴喬把這羽鴿子處理掉。但是喬并沒有那樣做。他喜歡上了它!

        他說這羽鴿子讓他想起了家里的一羽鴿子,經過長時間的爭論他將幼鴿放入一個特殊的板條箱。他想用高錳酸鉀溶液給小鴿子治病。實際上,他沒有注意到自己抓起的是碘酒的瓶子。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么,他就把碘酒滴在小鴿子的眼睛里。那羽可憐的鴿子幾乎在喬的手里死去——尖叫著、顫抖著。

 

        幾個星期過去了,艾迪和我一直在詢問那羽不幸的鴿子的健康情況。“壞眼”在喬始終的關心和照顧下恢復了健康。因此它變得對喬——它的救星,非常的依戀,像只小狗一樣到處跟著他??偸菃淘谀睦锼驮谀睦?。每當我們看到喬開著卡車,“壞眼”緊貼著車頂飛行時難免會發出笑聲和議論。英軍士兵甚至非常享受這一情景并為這對“古怪的夫妻”的畫面而喝彩。它被用于六次任務,它是一流的信使。但是它沒有等到被送回給自己的良師益友喬。環號為SC44*USA1527,出生于斯塔西亞育種鴿舍。在它被輪換回美國后很久,我們仍舊懷念它和喬在一起的情景。

        我們在斯培西亞待了四周。德軍向北撤退。我們等待轉移的命令。我們的臨時駐地是海灘上一座被炸毀的房子,一支情報隊伍和我們住在一起。這段空白期很湊巧,我可以游覽摩德納,該城市由于其鴿友而聞名于世。這是一種被用于誘捕他人鴿子的鴿子的出生地。一種和布魯克林飛行很像的鴿子,其功能類似。以其出生地——意大利北部伊米利亞——羅馬涅地區的摩德納被命名,這種鴿子被出口到世界上的每一個國家?,F在是一種很受歡迎的品種,可以在所有的鴿展上看到它的身影。

        原始的摩德納鴿與如今鴿展的展臺上的鴿子有很大的不同。原始鴿子的身型有些像美國鴿子,尾巴較短,身體比較強壯,擁有世界上任何鴿子的最漂亮的標記。這種鴿子被用于一種稱為Triganieri的飛行運動。它與紐約市流行的一種游戲相似:一群鴿子被組織起來飛行。當它融入另一群鴿子時會被立即召回。然后它繼續誘騙其他的鴿子。在受害人意識到之前它們已經被包圍而且被入侵的鴿群控制住了。我的確有幸在摩德納看到了這種鴿子表演。

        幾天之后,艾迪和喬告訴我,他們看到賽鴿靠進海岸飛入敵占區,或許是在我們的防線后面被放飛,向北飛行。德軍占領了熱那亞,那里有一座意大利軍鴿鴿舍。因此,使用紐約的飛行方法,我們著手“拿回”一部分那些鴿子。我們的努力是值得的。

        四天后,我們看到兩羽鴿子靠近海岸——大約500碼。我們的鴿子采取行動,靠上去形成了一個包圍圈。那兩羽意大利鴿子飛過我們的鴿群。我想我們錯過它們了。但是,我們的鴿群追趕上去,接近并超過它們。我們馬上招呼鴿群降落。我們的網子包圍了俘虜。我們抓住了一羽,另外一羽逃跑了。足夠了,這羽鴿子攜帶了一份德軍的情報。這羽意大利鴿子的環號為﹟1F6。我們馬上帶著鴿子和情報前往情報局。該情報描述了英軍和美軍的軍隊轉移情況。

        我們的情報人員改變了情報和地圖,因此如果德軍炮轟地圖顯示的位置的話,那么受害者將是他們自己。如今,鴿子帶著被篡改的情報起飛。我無法禁止將這樣一份卑鄙的情報帶給德軍。兩周之后,德軍被趕進米蘭,我們奉命轉移到熱那亞。我們徑直前往位于熱那亞的意大利軍鴿舍。

        熱那亞是意大利最大的港口,也是地中海最重要的港口。它位于丘陵的一個天然的圓形劇場,漸漸地延伸到大海。作為歐洲權力中心的悠久歷史賦予其“驕傲”之名。這些久遠的歷史像過去一樣在莊嚴的紀念碑和迷人的風景里回蕩著。古老的熱那亞是現存的城市的歷史中心,在港口附近的一些獨特的地區,那些坡道、林立的街道和狹窄曲折的街道被稱為“carrugi”。

        我們到達后期待找到所有被殺死的鴿子和被破壞的鴿舍——命運賦予其他意大利鴿舍的,一個我們已經熟悉的情景。但是有一個驚喜等著我們。沒有任何毀滅破壞跡象。德軍這樣匆忙地逃跑或者是沒有時間做這項工作,或是出于其他原因忽略了。鴿舍有三層高,第一層是鴿人的住所,第二層是辦公室,第三層有30間可以容納300羽鴿子的隔間和輜重。我們到達時鴿子們差點被餓死。但是,我們有充足的食物并馬上喂它們。它們漂亮并接受過良好的訓練,它們為德軍工作?,F在應該為我們工作了。

        我們仔細檢查了所有的意大利鴿子,尋找我們在斯培西亞抓到的那羽。但是沒有找到。難道它飛回了都靈老家?接下來的工作是評估這些鴿子。艾迪和我把它們裝上一輛卡車,駛向南方350英里遠的一個放飛點。第一羽鴿子在6個小時后歸巢。還不壞。但是我們的鴿子更快。因此我們決定暫時征用飛回鴿舍的三分之一的意大利鴿子。我們仍舊每日提供35羽鴿子給前線的戰斗部隊。意大利鴿子做得很好,但是我們的鴿子似乎更可靠。

        不知疲倦的德國軍隊仍在逃跑,盟軍四處追擊它們。如果歷史是向導,那么所有拿起劍并以劍為生的人最終也會被劍毀滅。德國人的末日快要到了。他們也深知這一點。我們在熱那亞待了大約一個月。這座美麗的城市,位于利古里亞海邊,它是偉大的航海家、美洲大陸的發現者克里斯多夫.哥倫布的出生地。它從港口---山脈上升起,有著網狀的狹窄的公路,數以百萬的臺階在不同的海拔呈梯形面向大海。

        又是一個夏天。我們的想法轉向生命中更好的事情,年輕士兵或許更喜歡。夜晚變得沒精打采,四處彌漫著丁香和繡線菊的芳香。我們盡己可能地吸收著周圍的杰出的榮耀。

        當我們享受熱那亞的魅力時,盟軍正在向歐洲進軍并且進入德國本土。德軍逃往意大利。盟軍的炮火將他們一分為二。我們的無情的轟炸日益增多,將德軍擠進一個角落。納粹戰爭機器步履蹣跚。聽到他們無條件投降的消息,我們非常高興。全世界以安慰和喜悅的心情接受這一消息。

        我們作為美國鴿人的最后一次行動是參加在阿迪杰(從加爾達湖流入熱那亞市)河岸舉行的一個分別儀式。為了最后的一次,我們的移動鴿舍從戰場上歸來,代表前線戰斗的每一個部分。德軍被我們的部隊追趕,遠逃到奧地利和德國。

        我們都知道這是我們最后一次在一起了。我們住在一起,一起忍受戰爭,現在一起圍坐在營火旁回憶我們的興衰、變遷、事件、朋友、鴿子,充滿希望地計劃我們的未來。

        我再也聽不到“鷹的誘餌”、“老17”、“明亮眼睛”等鴿子的翅膀發出的嗖嗖的聲音,無數的鴿子穿梭于空中傳遞情報——不計危險。離開這塊異國的土地,我們感覺孤獨!一部分人留下來??我們的青春和我們的海外冒險經歷。一些同志和一些鴿子,長眠于意大利,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歷史的一部分。(全文完)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沒有了下一篇:連載作品:101種方法(一)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南方财富网个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