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種3

        原載《十月》雜志

        我也有自由飛翔的夢想,我也熱愛藍天,羨慕飛鳥。

        所謂的成長,是不是就是夢想漸漸失去、被妥協的過程?    

        曼余目以流觀兮,冀一反之何時?

        鳥飛返故鄉兮,狐死必首丘。

        信非吾罪而棄逐兮,何日夜而忘之!

        ——屈原:《哀郢》

        雜種長大了,已動了第八條。它常常徹夜叫,嗚鳴地拖著長聲,很低沉。我知道,它想母鴿子,痛苦。

        天熱了,我去找胡子王。鍋爐早停燒了。

      “小兄弟,”胡子王說,“我沒事兒干,被辭了,又找不著活兒,得想法奔前程了?!彼b袋煙,點著,說,“真不想回去?!?/p>

        我問:“家不好?”

      “你還小,不懂人這種東西。我老婆不是東西,奶奶的,和大隊會計搞上了,跟我離了。還有你這么大個小子,也叫她帶走了?!?/p>

      “家里沒人了?”

      “沒了?!?/p>

      “你老婆要干嘛?”

      “嫌貧愛富。人心隔肚皮。甭瞧世界大,知心人難找。兩口子也罷,親兒子也罷,奶奶的,都叫人信不過!”他狠抽了口煙:“人在世上,自己活,也得叫人家活。老話兒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你記著吧?!?/p>

      “干嘛你害我、我害你?”

      “嫌礙事。奶奶的,多會子天下人都成了兄弟,才好!”他垂下頭,發一聲沉悶的長嘆。

        這樣一條大漢,居然也會喪氣地嘆息,而且是這么難受。

        我問:“那你想上哪兒?”

      “闖關東。我同村里有不少盲流,闖關東在北大荒落下了腳,說那兒挺不賴,打的糧食堆成山,吃不光吃不凈。我怎么也是一個人吃飽了一家子不餓,光棍一身輕,上哪兒去都是一個意思?!?/p>

        他要了我的地址,說要給我寫信來。胡子王走了,我少了一個朋友。我把雜種交給胡子王,讓他路過秦皇島時放翔,并讓他把放翔時間寫在膠布上,再把膠布粘在鴿子腿上?!傍澴幽恰闭f得不錯,雜種是只好信鴿,它只用了四個多小時就從秦皇島飛回來了。

        雜種長得壯極了,可惜,它孤孤單單,缺少一個伴兒。

      “咚噠啦咚!咚噠啦咚!咚咚噠啦噠啦咚!”

        我和弟弟在“宮殿”里興沖沖齊步走,把腳跺得咚咚響。真痛快!期末,全西城區統考,其他學校的老師判卷子,我得了二百一十分,全校第一名!明天放暑假,今天崔玉芳在課堂上念成績,她看了我好幾眼,才平平淡淡地念:“第一名,王東山,語文一百一十分,作文加五分,卷面整潔加五分;算術一百分?!?/p>

 

        教室里靜得要死,只有我的心在歡蹦亂跳。沒有一個同學回頭看我,可我知道,他們嫉妒得要死!哈!郭小慧名列第十六,糜若西語文不及格。這些崔玉芳的得意門徒,落伍了!一下課,郭小慧趴在課桌上就哭,崔玉芳忙去安慰她??薰軅€屁!同學們議論我,由他們去!

        有的說:“這回考試盡是偏題,好好學習的倒不行,落后生倒行了?!?/p>

        有的說:“瞎貓碰死耗子,蒙上了唄。瞧他那得意相兒,連少先隊員都不是!”

        我得意,當然得意!一個小學生,還不懂得掩飾情緒。他們越嫉妒,我越得意。我拿著成績單,跑步回家,交給媽媽。一向哭喪著臉的媽媽居然也會笑!而且說晚上給我包肉餡餃子。下午,爸爸下班回來,看了成績單,半天不說話,眼里倒噙上了淚,摸摸我的頭頂說:“去吧,玩去吧?!蔽液偷艿芘艹鲩T,爸爸又追出來囑咐:“別忘了吃飯回來?!?/p>

      “噯?!蔽液偷艿艽饝芰?。

      “爸爸,兒子非給你爭氣不可!”我想,“還得給胡子王去信。他的信來了有一個星期了,我還沒寫回信,要把好消息告訴他?!?/p>

        樓梯間里沒有雜種,我們上平臺去找,一幕景象立刻吸引了我們,有三只鴿子在平臺上,兩只在廝打,另一只臥在一邊。好雜種,正在和一只雄壯的大雨點交戰。那大雨點真漂亮!雜種咬住了它的鼻花,它咬住了雜種的斗兒。兩只鴿子憤怒得咕咕亂叫,拼死力沖撞、拖帶,從平臺的這一頭打到那一頭,大有豁出命來干,不分勝負決不罷休的勁頭兒。兩只鴿子的頭都已血紅,毛掉了一片。見我們來了,我的雜種勇氣倍增,狗仗人勢,追著大雨點,連續以翅快速攻擊,打得大雨點一溜兒滾兒。大雨點奮起反抗,一口咬下了雜種的一撮毛。

      “歐一哧!歐一哧!”

        弟弟一轟,大雨點擊翅上天,作憤怒的飛行。雜種振翅而起,在天上還打。兩只極優秀的雄性信鴿,飛得帥,打得狠,在空中糾纏成一團,以翅、以嘴攻擊敵手,羽絨紛飛。大雨點一翅,打得雜種在天上折個兒;雜種一膀子,打得大雨點掉下來。越打越高,打亂了云;漫天追著打,打起了風。從天東打到天西,又打回來。有時,它們邊打邊撲嚕撲嚕往下掉,快抵地面時,又立翅拔起,打進太陽去。好樣兒的!英勇頑強!我們看得目瞪口呆。

        這才叫雄性!大雨點怕人,有點不敢落下來,因我們在平臺上。但它還是打一會兒就回到平臺上,落在臥著的鴿子旁,沖它痛苦地嗚嗚叫。雜種便從空中飛彈般橫掠過來,轟走大雨點。大雨點舍不得它的鴿子,飛一下,又落到它頭邊,雙翅上挺,以尾作支撐,反抗雜種的高速沖擊。真他媽過癮!這一通打!狗雜種!在我印象中,它是只溫順的鴿子,萬沒想到,它這么野蠻,像嗜血的強盜。我奔向臥倒的鴿子,兩只剛猛的家伙又上了天。臥倒的鴿子掙扎撲翼,卻飛不起來,被我一把抓住了。那是一只美麗無比的母雨點。大雨點落下來,離我四五步遠,風車般原地轉,咕咕叫個不停,可憐地望著我手里的母兒。母兒望著大雨點,嗚嗚哀叫,努力掙扎;雜種又從高空沖下,和大雨點殘酷拼殺。

        大雨點飛起來,圍著我們頭頂轉,難過得都顧不上和雜種打了。不時,它俯沖下來,以流星般的速度掠過我手中的鴿子,又高高拔起,在空中劃出一條長長的拋物線,美極了。它這樣做,是想把母兒帶上天。這時,雜種干的事可挺卑鄙,橫著攔截大雨點,不許它接近母鴿子。

      “哥,抓住它!”

      “抓不住,飛得太快!”

        大雨點一飛高,母鴿子就痛苦地叫,大雨點就又回來。不用說,這兩只鴿子是對兒恩愛夫妻。最后,萬般無奈,大雨點悲哀地長鳴幾聲,升上高空,盤旅十數圈,掉頭而南。雜種還可鄙地驅逐它。大雨點形單影只,走得凄慘。我手里的母兒,掙扎,目送大雨點飛得無影無蹤了,一聲聲叫得傷心。

        好個生離死別!

        作為戰場的天空,清靜了。

        雜種飛回來,落在我肩上,興奮地叫,氣得我真想給它一巴掌。癩相兒!報功似的,搶人家老婆,算什么好漢。

        母鴿子是遭了槍擊的。一粒鉛彈打入了它的腹部,彈洞凝了血,軟毛都嘬入了腹內。作惡者手真黑,心真狠!可憐,它是一只多么美麗的母雨點!秀靈靈,一身流暢動蕩的線條,望人的時候,桃紅色的眼睛水汪汪的,不由人不心酸。它屬中等體型鴿子,深雨點,是只上海李種信鴿。它腳上有只銅環,上標:“上海62 28G”。它翅下有一排章,都是飛行紀錄??芍?,它曾從西安飛歸上海,并取得了好名次。無疑,它是上海信鴿協會的上品。

        很有些養鴿子的人,家中備有汽槍,見有招來的鴿子,抓不住時,就開槍打。做長途競翔的鴿子,有時一飛數天甚至數星期,為了尋食,也會隨鴿群落到陌生的房上(好鴿子除鴿舍之房外,一般不落生人房),但決不輕易下來,即使下來,也是叼口食就走。如若不得不在途中過夜,它們也是撿最高的建筑落。見了好鴿子,壞心眼的人當然不肯放過,又招不下房,所以備槍。他們是寧肯打死鴿子,也不肯輕易放過的。

        這么好的鴿子遭了槍擊,多可惜。

        聽李種鴿凄涼地哀鳴,弟弟輕撫著它說:“好鴿子,乖,別叫,我爸爸會治傷,千萬挺住,別死了,啊?!?/p>

        在信鴿協會時,爸爸專門給鴿子治病,常有人拿了病傷鴿來找他,無論滑食溜膘、鷹抓、槍擊,他都會治,東西也齊全。

        爸爸給母鴿做了手術。我和弟弟給他打下手。先把傷口四周的毛剪去,酒精消毒,再擴創,剪去爛肉,取出變形的鉛彈,檢查鴿腸,把受損的腸子洗凈,以羊腸線縫合,腹膜縫一道羊腸線,軟組織縫一道尼龍線,外敷云南白藥,喂紅霉素,翅下注射三分之一支青霉素,手術完。

        我找了個鐵籠,把傷鴿提回“宮殿”。

      “它會死吧?”弟弟擔心地問。

      “難說呢。爸不是說了,它傷太重,腸子都被打穿了,要不才不用開膛呢。天又這么熱,傷口愛化膿?!?/p>

        那天晚上,我和弟弟沒回家,拖了兩個草墊子,住在樓梯間,護理傷鴿,雜種不老實,總想往鐵籠里鉆,打母鴿的主意,發現實在無計可施,才緊靠鐵籠睡下,夜里還老嗚嗚叫。

        母鴿子不能自己吃食,我和弟弟煮雞蛋,取蛋黃和牛奶調合,用管子喂它。幾天過去,它可以吃東西了,傷口卻化了膿。我們又喂它紅霉素,一天兩次注射青霉素,一個療程過去,膿血才結了疤。它很挑食,只吃綠豆,當時糧店沒賣的,爸爸騎上車,到郊區去買。我們小心翼翼地伺候它,第十二天,傷口才長死,本不用拆線,但我們還是給它拆了。又過了八九天,最后一塊血疤掉了。那段時間,雜種也不愛飛,天天圍著鐵籠轉,叫,急躁得不行。母鴿子終于活了,了不起,多強的生命力!

        怕母鴿飛走,我們刷了它的條①,命名它為“騷貨”。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沒有了下一篇:《賽鴿健康致勝攻略》連載: 第一章 重新認識鴿子的世界(1)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南方财富网个股推荐